Art

Art

Monday, 20 August 2018

不能亏的投资

你如果以为投资股票好像玩游戏一样,那你就大错特错了。

玩虚拟交易游戏,资本是虚拟货币,输了可以重来,再重来。玩多少次,不是看有多少本钱,而是手机有没有电。

但是,实际上,任何投资都需要真金白银的资本。而散户们的这些资本,可以说大部分都是来自工作的薪酬的。

幸幸苦苦、日积月累才得来的血汗钱,谁会不在乎地随便撒进股海里任它沉没消失?以前的我无知,只想到用积蓄来投资增富,却没有想过会不会亏本。

巴菲特有一句经典法则是这样说的:


(翻译:第一,不要亏钱; 第二,不要忘记第一条法则)

以前读股票投资书,记得有看过。

大家都看过、看懂字面上的意思。不过,你体会到了它真正的含义吗?

如果你投资一直在亏损,恭喜你,你一定有深刻的体验。我就是。

10年的股票投资经历,我一直在处于,亏损多过盈利、赚小钱亏大数的情况。虽然,在近几年,我投资方法的改良,促使回酬也渐渐有所改善。但是,这么多年过了,我投入的总资金增长,无论是幅度还是速度,都算是缓缓又慢慢。

因此,现在重看回这句话,我才终于能够理解它的含义了。

为什么巴菲特会提出这样的法则?我的回答是: 因为亏不起啊!


很重要的一点:


如上图所示,如果纸上蒙受亏损达25%,你需要涨幅高达33%才能够回到成本价,然后才可以谈接下来会不会有正回酬。

打个比方。若一个人在RM1.00的价位买入股票ABC,不幸的是,一个月后股价大跌RM0.25或25%,至RM0.75(纸上亏损)。现在,股票ABC必须上升33%或RM0.25,才可以回到当初的买入价位(即RM1.00)。

假如,纸上亏损累计达50%;接下来,涨幅必须高达100%才可以摊平/ 回本。

当然最糟糕的情况是,当股票还处于纸上亏损的,你因为一些原因被逼要卖掉。那么,钱就真的亏掉了。

资金是有限的,失去的话,需要很多时间来重新累积。因此,我一定不能够亏钱。

Tuesday, 7 August 2018

2018年7月股票交易记录

已经是8月了,回头看看7月时候,我的股票交易次数基本上是零。无论如何,还是要固定地交代一下。

以下是我这个月简略的交易记录:

买进
~~无~~


卖出
~~无~~


同月份买卖
~~无~~

新资金
目前累积投入资金只有RM380而已(非常小数目)。



每月一言
虽然,我还是看好接下来的股市,但可惜的是我现在无法入场了。这是因为资金已经用完了,也没有多余的钱可以不断地投入。

股票固然是我个人投资最重心的一环,不过也不能够因此而忽略了管理个人及家庭的收入和支出。如果,我因为把所有的储蓄放入股市里,当我需要现金的时候,就非得卖掉一些股票。要是有赚还好,要是亏损的话呢?就非常不值得了。

有留意我每个月份的交易报告的股友,你们有没有发现本人的投资策略有了一些改变?当然,不是在讲那个“顺势而为”策略啦!我已经放弃那个瑕疵的策略了(大家也千万不要使用)。之前,买下来的3只股票。一只已经卖掉套利,其他两只都处在纸上亏损(负10%至30%)的状态。

由于大选后的股市疲弱,我比较崇尚于低买高卖的策略,来投资被抛售的个股。为了日后容易分辨,我将之称为“谷底捡股”策略。这个方法没有什么高深的学问,也不是我自创的(只有名称是我想的),是大家都知道的:股价低时,买入;股价高时,卖出。真的就这么简单。只是不简单的是,如何判断几时才是低、几时才是高?你们不要问我、考我。目前,我只是觉得大马的前景与经济在新政府上台后应该会更好,所以可以趁低吸纳。



Tuesday, 17 July 2018

为我给的贴士负上责任吧!

如果你有阅读投资银行的股票分析报告的话,你是否有去细读报告尾端的责任声明(Disclaimer)呢?

类似的免责声明,你有注意到吗?


或者若你有参考任何投资建议时,你是否有注意到笔者加上的最终注解(Remarks)呢?

就是这句话:“纯属分享;买卖自负”

我们投资者应该都不会感到陌生这些声明。我个人也同意使用。

就像我们这些写部落格的人们,只是纯粹对股票投资感兴趣,所以会做很多研究功课。有时候,也拿出来,跟大家分享一下。没有领取任何俸禄或佣金,也没有带着邪恶的动机。因此,在每一篇分析文章的后面,附上一则免责声明,是无可厚非的,更主要的是可以作为自我保护的法律权利。


我甚少提供买卖建议。不过,去年有一次,自以为自己的眼光很好,对自创的投资法盲目地信心,所以给了好朋友一项股票贴士。这位好友并没有要求我提供,是我自己天真地觉得杠得起股票咨询顾问的角色,不收分文地给他买股的建议。

过后,这只股价却从RM1.46(建议买入价),越跌越低,现在只有RM1.01而已。下跌幅度达到30%这么多。这么烂的股票咨询建议,怎么出得了台面?

当股价刚刚跌了10%时,我还不以为意,认为是暂时性下调;当股价跌了20%时,我开始忐忑不安,忧心起来;当股价终于还是跌了30%时,我最终知道投资失利了。

自己的亏损,也不是第一次了,我还不怎么在意。最煎熬的是,我该如何承担起‘害人亏损’的责任。更甚的是,他还是我的好朋友。我以后要如何面对他呢?

丑妇终须见家翁。我跟这位朋友说起来这件事,才发现他因为一些问题,没有跟随我买入,成功逃过一劫。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,如释重担,压力马上得到释放。

这位好友以后还会不会相信我的建议?我不知道。但是,我不会再随便地提供了。因为我也要为给出的贴士负上莫名庞大的责任。